首页 >> 最新文章

光头姐剃光头抗议高考招生男女录取分数不同东台世纪李玮

文章来源:私虎娱乐网  |  2019-11-20

"光头姐"剃光头抗议高考招生男女录取分数不同

第1页:"光头姐"剃光头抗议高考招生男女录取分数不同 第2页:"光头姐"剃光头抗议高考招生男女录取分数不同 第3页:"光头姐"剃光头抗议高考招生男女录取分数不同

吕频顶着一个光头,利落地拿起剃头推子,拽起同事的一缕头发,毫不犹豫地推了过去,伴随着推子发出的噪声,同事很快和她一样,成了“光头姐”。

去年8月,为了抗议高考招生中男女录取分数不同的现象,这个“坚定的女权主义者”,想出了女人“剃光头”这个点子。

她把自己光头的照片发到微博里,可惜,“传播的范围并不大”。她向教育相关部门申请信息公开,得到的答复是应以“国家利益”为重。这当然不能让她满意,吕频微笑的同时目光坚定,“绝不放弃”。

这个身形消瘦的女人,远远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,走近了再看她,眉眼之间却满是自信。这样的自信或许来源于大量的阅读和思考,在她出租屋的客厅里,四面墙有三面都摆着书柜,里面排满了书籍,有世界各国文学,也有《妇女与国际人权法》这样的工具书。

她目光扫过一本《女性与媒体再现》,说:“这就是我一直关注的事情。”

吕频所说的“关注”,是指大众媒体和妇女权益。当吕频和伊能静、吴莫愁、吴敏霞等人一起出现在“2012女性传媒大奖”的女性榜样奖的名单中时,她的名字显得最不起眼,甚至有人问,吕频是谁?

这个女人却是整个获奖名单中,为了提高女性地位,所作所为最激进大胆的一个。

她一边风风火火地张罗着“占领男厕所”、“光头行动”、“裸照行动”,一边应付自己微博里,或是支持或是谩骂的各种言论。面对媒体时,这个女权主义者毫不客气地表示,“促平等要先戒女权主义恐惧症”。

在吕频看来,如今这个号称男女平等的社会,男女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,离真正的平等还差得远。

1994年,研究生毕业的吕频进入了《中国妇女报》工作,一晃就是十年。这十年中,原本“从未思考过妇女权益问题”的她,慢慢看到了一些从未被大众媒体关注的、属于弱势群体的妇女的事情,也接触到了报社同事发起的妇女权益组织。

“家庭暴力、性别歧视,其实媒体并不是很关心这个问题。”她用惯常的、极快的语速说着。

开始关心这些的吕频,越来越不愿意留在一个在她眼里有着“回避问题风气”的机关单位里,她想要“做一些事儿”,不想被体制中的条条框框限制住。

最终,这个做事雷厉风行的女人,在2004年辞职了,没有咨询过任何亲朋好友的意见。

“这是我自己的事情。”她说。

首页 [1] [2] [3] 尾页

济南液压压力试验机厂家

济南液压万能试验机生产厂家

绝缘子试验机